导航菜单

郎咸平&李大霄:科创板的“红利”还能持续多久?

中国股市的“精英牛”已经到来。李大霄

文/貌狼(微信公众号:财经郎眼日报)王慕迪:7月22日,备受期待的科技板正式开业,标志着中国资本市场进入了一个新时代。在科创董事会开业的第一天,它几乎“疯狂”起来。根据涨幅最大,25只股票每股收益10万元。这样的红利可以继续吗?请与两个人交谈。李大钊:首先,科技委员会是我们多层次资本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可以有效地支持创业,创新和创造。成功完成公司董事会A股意味着中国股市基本完成,即科技板,中小板,创业板,新板,主板,各级企业都很好。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其次,在增加当天上市的25家公司非常好,我对未来持乐观态度。对于金融家,即中小企业和创新型企业,他们可以在未来实现在中国的融资,他们不再需要前往其他国家。

郎咸平:截至去年第三季度,大概有40家高科技公司出国,如果他们能回来会更好。

第一批25个科技板块股票的研发比例很高,其中10个已达到10亿以上,其中13个超过1亿个。这种高科技需求的研究和开发非常高,注定要通过传统的财务数据来分析风险,因为它没有背景。

然后对于投资者来说,一旦发展疲软或市场不定位,风险将会放大。因此,这不是普通人可以进入和玩耍的市场。

王牟迪:教授认为,一方面存在巨大的想象空间,另一方面存在一定的风险,传统工具无法对其进行分析。大榭老师用“市盈率”为我们筛选出白马股票和蓝筹股,但“市盈率”似乎并不适用于科技板块。李大钊:我们《财经郎眼》目睹了5178“地球之巅”。当时,创业板的市盈率为144倍,几乎可与科创板的市盈率120倍相提并论。因此,未来的科技板将逐步拉近主板和中小企业。董事会与创业板之间的估值差距。

传统的估值方法是什么,公司不能使用传统的估值方法?市盈率,平均市净率,市盈率和盈利增长率均为传统估值方法。因此,很多人认为有可能利用竞争法和客户数等新兴方法来衡量科技板企业的价值,但我认为传统的估值方法是一个基准,我们不能完全放弃这个基准。

郎咸平:这很难。例如,亚马逊一直亏损,但其股价一直在上涨。李大钊:这种情况也存在。但是,亚马逊,谷歌和Facebook等高科技公司都有自己的专长。如果所有高科技公司都不得不放弃传统的估值方法,我认为有必要提出一个问号。当第一批25家科技委员会公司上市时,有些公司采用传统的估值方法上市。

王牟迪:如果你看看有市盈率的高科技公司,往往会有一种更“极端”的现象:你一直在亏钱,赔钱,赔钱,在某个临界点突然爆发,然后赚了很多钱。郎咸平:是的,现在的问题是目前还没有成熟的方法来评估整个学术界的高科技企业。基本上,使用传统方法。因此,这25家公司在上市时使用传统方法对其进行分析。没有什么可以做的。李大钊:事实上,考虑到公司的价值,我们应该更加关注产品的价值,技术的数量,公司可以拥有的金额,然后是新的估算方法,但这些方法不适合估价。零售投资者。郎咸平:专利数量也是一种方法,例如公司拥有多少专利,以及专利在整个领域有多少。

王牟迪:事实上,对于普通投资者而言,股票的价值并不重要,但它能赚多少是非常重要的。现在很多投资者都非常担心科技委员会的奖金能否继续下去。你觉得这两个怎么样?李大钊:我还要提醒你,科技板的风险比较大。郎咸平:我发现大榭与上次有所不同。

王慕迪:因为董事会不同。大茜老师曾经在《财经郎眼》开始说“地球顶部”,“钻石底部”,“婴儿底部”,“儿童底部”,“少年底部”,所以主板和科学板是否有老师,你能评价什么词?李大钊:我们今天开始《财经郎眼》,中国股市的“精英牛”已经到来。这是主板的估计最低,最好和最好的股票,他们的牛市已经到来。郎咸平:我同意这个。

王慕迪:砧板怎么样?李大孝:科创董事会不会只有25家公司。到拥有250家和2500家公司时,科创板的估值水平不会是市盈率的120倍,而是回归理性。当然,公司里会有精英公司。郎咸平:但很难分析。主板的“精英牛”更好地确认。科创板的“精英牛”很难确认。李大霄:让我告诉你一些标准。首先,企业业务应迅速扩大,业务量将不断增加。必须保证这个速度。第二,必须保证企业的成长。第三,企业的商业模式必须符合一个完全创新的企业,如新模式,新格式和新技术。只有这样的企业才能给它高估值。郎咸平:根据你的说法,120的中位数将来会大幅下降。李大霄:我认为它会回归价值。如果我们使用传统的估值方法来评估初创企业,那么初创企业应该有折扣,而不是溢价。这是我的第一个观点。第二点是,即使股价下跌,公司也可以依靠业绩增长来缓慢地维持下去。郎咸平:也就是说,企业可以通过分母扩大。李大霄:另一种可能性就是下一个会有更多好公司上市,所以整个板块将会慢慢支撑起来。高科技企业并不容易。一般来说,价值的回归是大方向。郎咸平:我相信科创董事会会有好公司。传统的市盈率可能达到100%和200%。 王牟迪:有人说科技委员会要比较美国纳斯达克。作为对中国资本市场的有益补充,我不知道两者对科技板块定位的看法。科技委员会将成为下一届纳斯达克。李大钊:纳斯达克是世界上所有人的榜样。纳斯达克的目标供应量供应给全球,其投资者也是全球投资者,因此纳斯达克不可复制。我们增加了一个科技委员会,比我们没有,这是一个希望。王牟迪:科技板与传统主板,中小板,创业板等,在系统设计方面有很大差异。此外,创业板需要10年时间才能敲门,科技委员会在短短8个月内开业。如何解读科技板的定位?郎咸平:在技术方面,科技板块有很多创新,比如注册制度,不看利润,退市速度快,甚至查询机制,都与以往不同。但这种创新只是技术创新。不要被这个愚弄。如果你看到创新,你会认为它会上升。哪有这回事。仍然看看整个行业的基本面,你是否可以赚钱,是否可以取得突破,或者你是否可以获得高增长。

还有一个每个人都最关心的注册系统。这是基于这个国家必须拥有非常完善的法律机构,中介机构和监管机构这一事实。这是一个非常完善的政府方案,注册系统可以添加到这样一个成熟的资本市场。

李大钊:注册制度也很好,交易系统的创新也很好。可以说,科技板块是我们整个股改的实验领域。许多在主板上无法想象的制度创新可能会在科学和技术委员会中实施,这将为整个证券市场的未来发展提供一个考验。

但我们必须考虑如何使用更多的法律制度来使注册系统护送市场。这包括完善法律体系,更好地保护投资者,加强对上市公司的监管,以及如何提高市场交易效率。

例如,科学和技术委员会没有价格限制,这可以使股票价格一步到位。在过去,我们必须划分N板才能到位。

郎咸平:过去40年来,纳斯达克仅有28%的公司继续上市,72%的公司已退出市场。纳斯达克使用股票价格进行退市。如果股价低于1元,将被摘牌。我们大多数人仍然利用这些利润退出市场,这非常麻烦。李大钊:因此,Kline在上市和退市之间取得平衡非常重要,这样我们才能推动市场改革。

精彩的评论

科技公司为什么喜欢去纳斯达克?

谁是上市公司连续风头的“最大帮凶”?

维多利亚没有秘密

从微博到微信,从偶像到广告商,灰色交通有多大?

点击“让我们一起分享精彩信息”

中国股市的“精英牛”已经到来。李大霄

文/貌狼(微信公众号:财经郎眼日报)王慕迪:7月22日,备受期待的科技板正式开业,标志着中国资本市场进入了一个新时代。在科创董事会开业的第一天,它几乎“疯狂”起来。根据涨幅最大,25只股票每股收益10万元。这样的红利可以继续吗?请与两个人交谈。李大钊:首先,科技委员会是我们多层次资本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可以有效地支持创业,创新和创造。成功完成公司董事会A股意味着中国股市基本完成,即科技板,中小板,创业板,新板,主板,各级企业都很好。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其次,在增加当天上市的25家公司非常好,我对未来持乐观态度。对于金融家,即中小企业和创新型企业,他们可以在未来实现在中国的融资,他们不再需要前往其他国家。

郎咸平:截至去年第三季度,大概有40家高科技公司出国,如果他们能回来会更好。

第一批25个科技板块股票的研发比例很高,其中10个已达到10亿以上,其中13个超过1亿个。这种高科技需求的研究和开发非常高,注定要通过传统的财务数据来分析风险,因为它没有背景。

然后对于投资者来说,一旦发展疲软或市场不定位,风险将会放大。因此,这不是普通人可以进入和玩耍的市场。

王牟迪:教授认为,一方面存在巨大的想象空间,另一方面存在一定的风险,传统工具无法对其进行分析。大榭老师用“市盈率”为我们筛选出白马股票和蓝筹股,但“市盈率”似乎并不适用于科技板块。李大钊:我们《财经郎眼》目睹了5178“地球之巅”。当时,创业板的市盈率为144倍,几乎可与科创板的市盈率120倍相提并论。因此,未来的科技板将逐步拉近主板和中小企业。董事会与创业板之间的估值差距。

传统的估值方法是什么,公司不能使用传统的估值方法?市盈率,平均市净率,市盈率和盈利增长率均为传统估值方法。因此,很多人认为有可能利用竞争法和客户数等新兴方法来衡量科技板企业的价值,但我认为传统的估值方法是一个基准,我们不能完全放弃这个基准。

郎咸平:这很难。例如,亚马逊一直亏损,但其股价一直在上涨。李大钊:这种情况也存在。但是,亚马逊,谷歌和Facebook等高科技公司都有自己的专长。如果所有高科技公司都不得不放弃传统的估值方法,我认为有必要提出一个问号。当第一批25家科技委员会公司上市时,有些公司采用传统的估值方法上市。

王牟迪:如果你看看有市盈率的高科技公司,往往会有一种更“极端”的现象:你一直在亏钱,赔钱,赔钱,在某个临界点突然爆发,然后赚了很多钱。郎咸平:是的,现在的问题是目前还没有成熟的方法来评估整个学术界的高科技企业。基本上,使用传统方法。因此,这25家公司在上市时使用传统方法对其进行分析。没有什么可以做的。李大钊:事实上,考虑到公司的价值,我们应该更加关注产品的价值,技术的数量,公司可以拥有的金额,然后是新的估算方法,但这些方法不适合估价。零售投资者。郎咸平:专利数量也是一种方法,例如公司拥有多少专利,以及专利在整个领域有多少。

王牟迪:事实上,对于普通投资者而言,股票的价值并不重要,但它能赚多少是非常重要的。现在很多投资者都非常担心科技委员会的奖金能否继续下去。你觉得这两个怎么样?李大钊:我还要提醒你,科技板的风险比较大。郎咸平:我发现大榭与上次有所不同。

王慕迪:因为董事会不同。大茜老师曾经在《财经郎眼》开始说“地球顶部”,“钻石底部”,“婴儿底部”,“儿童底部”,“少年底部”,所以主板和科学板是否有老师,你能评价什么词?李大钊:我们今天开始《财经郎眼》,中国股市的“精英牛”已经到来。这是主板的估计最低,最好和最好的股票,他们的牛市已经到来。郎咸平:我同意这个。

王牟迪:董事会怎么样?李大钊:科技委员会中只有25家公司。当它是250或2,500时,科技板的估值水平不会是市盈率的120倍,而是回归理性。当然,科技委员会必须有一支精英公司。郎咸平:但很难分析,主板的“精英牛”更好地确认,“精英牛”的科技板很难确认。李大钊:我告诉你一些标准。首先,公司业务必须迅速扩大,业务量将继续增加。必须保证这个速度。其次,必须保证公司的成长。第三,企业的商业模式必须符合一个完全创新的企业,如新模式,新格式和新技术。只有这样的公司我会给它一个很高的估值。郎咸平:根据你的说法,120的中位数将来会大幅下降。李大钊:我认为价值会回归。如果使用传统的企业估值方法来评估初创公司,那么初创公司应该有折扣而不是溢价。这是我的第一个观点。第二点是即使股价下跌,公司也可以依靠业绩增长来缓慢支撑。郎咸平:也就是说,企业可以通过“分母”来扩张。李大钊:另一种可能性就是会有更多好公司上市,所以整个行业都会慢慢得到支持。高科技公司并不容易,而整体价值回归是大方向。郎咸平:我相信科技委员会会有一个好公司。可以实现100%和200%的传统P/E比率。

王牟迪:有人说科技委员会要比较美国纳斯达克。作为对中国资本市场的有益补充,我不知道两者对科技板块定位的看法。科技委员会将成为下一届纳斯达克。李大钊:纳斯达克是世界上所有人的榜样。纳斯达克的目标供应量供应给全球,其投资者也是全球投资者,因此纳斯达克不可复制。我们增加了一个科技委员会,比我们没有,这是一个希望。王牟迪:科技板与传统主板,中小板,创业板等,在系统设计方面有很大差异。此外,创业板需要10年时间才能敲门,科技委员会在短短8个月内开业。如何解读科技板的定位?郎咸平:在技术方面,科技板块有很多创新,比如注册制度,不看利润,退市速度快,甚至查询机制,都与以往不同。但这种创新只是技术创新。不要被这个愚弄。如果你看到创新,你会认为它会上升。哪有这回事。仍然看看整个行业的基本面,你是否可以赚钱,是否可以取得突破,或者你是否可以获得高增长。

还有一个每个人都最关心的注册系统。这是基于这个国家必须拥有非常完善的法律机构,中介机构和监管机构这一事实。这是一个非常完善的政府方案,注册系统可以添加到这样一个成熟的资本市场。

李大钊:注册制度也很好,交易系统的创新也很好。可以说,科技板块是我们整个股改的实验领域。许多在主板上无法想象的制度创新可能会在科学和技术委员会中实施,这将为整个证券市场的未来发展提供一个考验。

但我们必须考虑如何使用更多的法律制度来使注册系统护送市场。这包括完善法律体系,更好地保护投资者,加强对上市公司的监管,以及如何提高市场交易效率。

例如,科学和技术委员会没有价格限制,这可以使股票价格一步到位。在过去,我们必须划分N板才能到位。

郎咸平:过去40年来,纳斯达克仅有28%的公司继续上市,72%的公司已退出市场。纳斯达克使用股票价格进行退市。如果股价低于1元,将被摘牌。我们大多数人仍然利用这些利润退出市场,这非常麻烦。李大钊:因此,Kline在上市和退市之间取得平衡非常重要,这样我们才能推动市场改革。

精彩的评论

科技公司为什么喜欢去纳斯达克?

谁是上市公司连续风头的“最大帮凶”?

维多利亚没有秘密

从微博到微信,从偶像到广告商,灰色交通有多大?

点击“让我们一起分享精彩信息”